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48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因此,朱慈烺对李建泰满是鄙视。

“皇上,谁没有三亲六故,谁没有亲朋好友?一人有过,却牵连全家,非圣人所为。此三策一旦实施,读书人寝食难安,以后恐将难为朝廷所用,还请陛下三思。”李建泰忧心忡忡,一边说一边叹。

他是国子监的祭酒,国子监是大明最高学府,祭酒就是校长的意思,乍看起来,他好像是在为手下的学生着想,但朱慈烺却知道,他完全就是为了私利。李建泰在朝为官,家中田产千亩,每年多多少少都会有逮赋,因为他颇著声望,所以山西本地官员根本不敢对他家催征。

有人带头,白发苍苍、颤颤巍巍的礼部尚书林欲楫又站出来了。

林欲楫马上就要致仕了,因此颇有一点无所顾忌,什么都敢说的感觉。

林欲楫道:“逮赋者着实可恶,但逮赋三策却有矫枉过正的嫌疑,老臣以为,应从长计议,绝不可操之过急!太子殿下此议一旦实施,必然斯文扫地,万万不可实施!”

朝堂上一阵骚动,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,他们大部分人都不赞同朱慈烺的建议。

就算他们本人不逮赋,但难保亲戚朋友没有逮赋者,一旦实施,必然是一地鸡毛。

“臣附议。”

“臣附议。”

又有绯袍官员站出来附议。

一时,朱慈烺的追逮三策变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朱慈烺神色不变,他目光只是看着内阁四臣。

准确的说,是看着周延儒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shellbook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