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311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见朱慈烺不坐车仗,而是要乘马,吴伟业硬着头皮来阻挡:“殿下万万不可乘马,殿下乘坐于车仗之上,方能显我大明威仪,弃车乘马,成何体统?况且蓟州非是京师,路途遥遥,极是难行,万一马失前蹄伤了殿下,臣万死也不足以赎其罪啊!”

朱慈烺淡淡笑:“左庶子差矣,本宫的威仪岂在马车之上?再者,父皇只准了我四天,这车仗速度太慢,慢慢悠悠的后天恐怕也到不了蓟州,到时我返还是不返?到那时,你难道要我抗旨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吴伟业语塞了。

“去忙吧。”朱慈烺笑一笑,拨马前行。

吴伟业叹口气,只能听命。

出了京师,巍峨的京师逐渐隐没于身后,朱慈烺缓马而行,和吴甡,潘永图两位大人闲聊。原本两位大人都是坐马车的,不过见皇太子骑马,他二人焉敢在马车上享福?于是弃车就马,和朱慈烺一起前行。

潘永图在历史上是一个悲剧人物,他于崇祯十五年八月就任顺天巡抚,结果十一月建虏就入塞,就算有万般本事也不可能在三个月将蓟州整顿完毕,因此蓟州很快就被建虏攻破,崇祯帝震怒,《明季北略》记载,崇祯当时曰:“边将不足恃,边抚无可依,更恨邮牒无闻,塘报不发,两抚一镇,悉逮而系之狱,诛之!”

意思是建虏都到北京城下了我才知道,边将和巡抚都是干什么?为什么没有提前预警?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shellbook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