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394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还没熟就收了,造孽啊。”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兵感叹。

年轻的同袍笑:“你又没田地,操那么多心干什么?再说了,要是被流贼收了,不是更造孽吗?”

老兵苦笑:“说得是没错,但眼看还没熟黄的麦子就这么被收了,心里总是不得劲。”

同袍都是笑他,说老陕你又多愁善感了,又说老陕你该不会是心疼你的陕西老乡没粮吃吧。

老陕默默不语,他是陕西逃难而来的,虽然在开封当兵五六年了,也立过战功,但仍能感到开封人对他的偏见。流贼多是陕西人,连带着开封人对陕西人的印象也都恶劣了起来。

众人笑了一会就散了,只留下老陕一个人发呆。

官道上忽然远远地扬起一团尘埃,一名官军将领正疾驰而来。城墙上和城门口的官兵都是一惊,轮值的把总急匆匆冲上城楼,远望城东南的麦田斞哺Ц呙衡大人和总兵陈永福正带着五千兵丁在城东二十里处扎营,以为收麦百姓的保护,如今快马来报,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吗?

驰到城门不远处,那名官军将领勒马站定,摇臂高喊:“有警!有警!快鸣钟!”

城头上的官兵连同老陕在内,脑子里都是“嗡”地一声。

流贼大军,又来了!

“敲钟!”

把总大声命令。

正排队等候入城的百姓登时就乱了套,一阵人仰马翻。“当当当当!”悬挂在南城城楼上的钟声响了起来。这是流贼来袭,全城预警的信号。很快,其他三门的钟声也予以回应,钟声响彻之时,整个开封城都骚动起来,哭声喊声,官军上城防守的跑步之声,混合在了一起,各处屋檐上的飞鸟惊起一片,城市仿佛都在摇晃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shellbook.cc

(>人<;)